盗翎

我不存在,不意外

【瓢猫瓢】错觉

*第三篇瓢猫瓢

*可能ooc

*大概背景可以稍微看一下我的前两篇文章,不看也没关系,反正就是Mari为了Ad死了(也许没有)的故事

*大刀伤身,小刀怡情

  你拥有过错觉吗?

  Adrien翻开本子的第一页,慢慢的写上了一行字。

  ——————

  Adrien早上很早就进了教室,教室里还很安静,没有人。

  他放下书包,刚坐下他就感觉到有东西轻轻触碰了他的肩膀,有女孩子轻柔的声音说:“A、Adrien,早早早早早上好。”声音磕磕绊绊,带着独一份面对他时的紧张。

  他转头,教室落地窗前的窗帘被高高的吹起,却空无一人。

  ——————

  夜晚,Chatnoir几个跳跃,翻到了多灾多难的巴黎铁塔上,静静眺望着灯火阑珊的巴黎。

  “嘿,Kitty,这么晚在干什么?”突然,胸前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他转头,看见了一个红色的身影,湛蓝的眸子里流光溢彩,墨色的发丝随风飘扬。

  他刚要张口,红色身影转瞬即逝,风吹乱了他引以为傲的金发,胸前的铃铛一下一下地响着。

  ——————

  Adrien今天来到了全市最好的烘焙房。

  杜培陈夫妇很高兴他的到来,并为他准备了小饼干,他请求到楼上的阁楼待一会儿,他们也欣然同意。

  于是他迈上了楼梯。

  他听见楼上传来很大的噪声,女孩慌乱的声音也伴之响起。

  “噢噢噢,等一下!不好意思!再稍微等一下,拜托!”

  当他打开门时,没有想象中翻箱倒柜的样子,壁纸的大明星正对着他灿烂的笑。

  ——————

  你有过错觉吗?

  就是感觉有一个人从未离开。

  就是一个明明已经抛下你的人却总是出现在你的眼前。

  就是怎么控制都会看到的一个人。

  我有一个,名字叫做Marienatte,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

  也可以叫她ladybug,是我心里最坚强的女孩子。

  我总是会有一种她从未离开的错觉。

  像现在一样。

  Adrien的笔轻轻放下,把自己摔在了床上,埋首于枕头中。

  “Adrien,别哭,我一直在呢。”他听见轻柔的声音在他的头顶上响起,然后有轻柔的触感落在他的头上。

  他哭的更凶了。

  是Marienatte的声音。


【瓢猫瓢】记忆中的人

*小刀怡情,大刀伤身

*背景是我另一篇【瓢猫瓢】梦的背景,可以看一下,很好翻,当然不看也完全没有关系,因为联系不大。

*人物可能ooc,请见谅

*虽然文笔不好,但我由衷地希望你能读完

*可能流水账

Chatnoir靠着Tikky的能量回到了过去。

  没有ladybug的他在一病不起一个月后,突然冲进大师的屋子,眼含泪水祈求大师将Tikky的能量借给他,按照Plagg的说法,他似乎做了一个梦,梦到了ladybug,然后崩溃了。

  其实只有Adrien心里知道,他并没有像是Plagg说的那样,他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Adrien,我可以把瓢虫的力量借给你,并且可以送给你,不过你需要知道一件事,Marienatte是不可能回来了。”大师慢慢地打开那个盒子,取出ladybug的耳钉,放在他的手心。

  “为什么?”他听见自己声音颤抖着说:“为什么我带不回来她?她明明把母亲带了回来。”

  大师摇摇头:“Adrien,你要知道,当她做出穿越时空把你的母亲带回来的那一瞬间,就等于她交换了不被时空承认的代价,就算你真的把她拉了回来,她也会再次消失。”

  Adrien双眼空洞,他已经知道了这样残酷无情的现实,但他仍是紧紧攥住手中的耳钉。

  即使如此,我还是想再看她一眼。

  我不能接受没有你的世界。

——————————

  Chatnoir先是来到了他们还没有认识的时间点,这个时候,Marienatte6岁,还是一个很笨拙的小孩子。

  他悄无声息地落在她家的阳台上,透过窗户看着房间里一笔一划地画着圣诞老人的女孩。

  小姑娘没有察觉到有人正在盯着她,手上动作不停,眼睛专注地盯着画作,黑色的短发软软的披在肩上。

  “Mari——”楼下传来她的母亲的声音:“很晚了,早点睡我的宝贝,圣诞老人是时候要来给你送礼物了。”

  “好的——”奶奶的童音,小Mari跳下椅子,关上灯,小短腿迈开就要去拉上窗帘。

  “咦?你是谁啊?怎么在这里呢?”小Mari看到了Chatnoir,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他的身体已经有些麻木,肩膀上也落上了很多雪。

  小Mari拉开了窗户,让他进来,她可不希望眼前的大哥哥冻坏了。

  “嗯?我啊——”黑猫跳进屋子里,拍了拍身上的雪,弯下腰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我是圣诞老人啊。”

  “骗人,圣诞老人都有大胡子,你明显就是一只Kitty。”小Mari踮起脚尖,捏捏他的耳朵。

  “唉好吧,我不是圣诞老人,但是是来给小lady小惊喜的人。”黑猫捏捏她白嫩嫩的小脸,公主抱将不重的小孩抱起来,然后伸出棍子,熟练地再次翻越在巴黎的楼房之间。

  小姑娘在他的怀里咯咯笑着,她像她长大一样,并不惧怕这种看上去危险的高空运动,当然实际上并不危险,黑猫紧紧地把小姑娘抱在怀里。

  “哇,好棒!”怀里的小姑娘感叹道:“我好喜欢你啊,大哥哥!”小姑娘从怀里钻出来一点,扑在他的脸颊上吧唧一口。

  他碧绿的瞳孔猛的瞪大,而后又恢复原样。

  他将熟睡的小姑娘放在了小床上,替她掖好了被角。他的吻轻轻落在小姑娘的脸颊上。

  “晚安,my lady。”他轻柔地说道,身形渐渐消失。

  既然喜欢我,就永远不要离开我。

——————————

  当Chatnoir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这次回到了Marienatte成为ladybug的第一年,他们已经熟识。

  所以当他落在她家的阳台上时,她眼睛里只有惊讶。

  “Kitty……我是说Chatnoir,你怎么来到这里了?”Marienatte似乎是在思考一些少女心事,穿着睡衣,裹着一件外套。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如你所见小姐,今天的Chatnoir没有人收留他,请问您愿不愿意收留一下他呢?”他眨眨他碧绿的眼睛。

  Marienatte笑了,她将他拉进屋子,同时为他准备了一杯热牛奶:“乐意之至。”

  他捧着她给的热牛奶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喝着,苦涩的感觉在心中蔓延,他已经不清楚多少次他停在这个阳台上,然后获得一杯这样的热牛奶了。

  也已经不清楚多少次他停在这个阳台上,而窗户紧闭,屋子里空空如也,他感受到的失望了。

  不过此刻他的lady就在面前,不是幻觉,不是梦境,而是真正存在的。

  Marienatte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一直停在她的身上。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用不似ladybug的轻柔语气问道:“你怎么了Chatnoir?要知道巴黎的超级英雄这么颓废,巴黎人民怕不是会很担心。”

  他露出了一个黑猫的笑。

  “Well,要知道巴黎的超级英雄也有自己的生活。”他耸耸肩:“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离开我了。”

  “哦sorry chatnoir。我很抱歉提到了这种事情。”她看上去有点自责:“不过也不要这么颓废,离去的人肯定在看着你呢,”她走到她的身旁,虚抱住他:“我为这种事情感到惋惜,但是我想那个人也不会希望你为他伤心的。”

  他往她的怀抱里缩了缩,眼睛有些湿润,却强忍着不掉下来泪水。

  “好的!”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谢谢这位小姐的开导,小猫现在已经完全精神起来了!”他从她的怀抱里钻了出来,他怕再在那里停留一会儿,他就会把所有的思念都哭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就此告辞。谢谢今天晚上小姐的收留。”他十分绅士地行了个礼,低下头的瞬间泪水充盈在眼中。

  “Bye lady。”他打开窗户,跳了出去,临走前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她,看着她笑着对他摆手。

  眼泪终于涌出,被寒风刮去身后,又伴着他的身体一起渐渐消失。

  既然不希望我伤心,就不要离开我啊。

——————————

  Chatnoir这一次见到了他的lady,是变身了的ladybug,她正在对付黑化者。

  红色的身影在黑幕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悠悠球准确地捆住黑化者。

  “呦,Kitty。”她看到了他,吹了一个口哨:“今天来的有点晚啊。”

  他从身后拔出棍子,棍子潇洒地被他转了一圈,然后霎时出现在黑化者的面前,却无奈被解开束缚的黑化者挡了下来。

  “让你着急了my lady。”他在黑化者密集的进攻中不停挥舞着棍子,嘴上还在和他的lady调情。

  “与其这么说,”她召唤了幸运能量,“你还不如快点把这个黑化者解决后跟我说明一下发生了什么,kitty。”

  他的速度有一瞬间慢了下来,不过ladybug可没有给他机会,悠悠球捆住他的腰肢,将他扔了出去。

  “猫爪行天下!”

  当黑化者被解决后,他们一如往常地击拳。

  这让Chatnoir产生了ladybug从未离开的错觉。

  “那么现在,Kitty,你到底是谁?”她仍然笑着:“应该不是Adrien吧……我是说至少不是这个时空的,对吧?”

  他惊叹于她的聪明:“My lady,我有点小小的疑问,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呢?”

  “Well”她耸耸肩:“直觉吧。”

  他笑了。

  “我是回来找你的,my lady,”他碧绿的眸子里阴晴不定:“要知道,你可是不要我这只小猫很久了啊,所以小猫现在来找你了。”

  “哈,说得好像我把你扔下了一样。”她笑起来,可能是他的语气的原因。

  是的,你就是无情的把我扔下了。

  “那你是用Chatnoir和ladybug的能量结合回来的?”她又问道。

  “嗯。”他回答:“我回来了,没有什么能把我和你分开了。”

  是的,他在第二个时空的时候就想好了,他既然带不出来她,就在这里跟她一起,等到到了那一天再想办法。

  他见到了她后,真的不想再回到没有她的世界了。

  “不可以。”她突然很严肃地说道:“我知道改变过去会发生什么,而且啊,kitty,我相信我做出的决定肯定不会有错,所以没有关系的,你要回到自己地时空去生活。”她轻轻地抱住了他:“我见过以后的自己,我什么都知道,无论是现在的我还是将来的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不,没有你的世界根本没有意义。

  他张口,却悲哀的发现他根本说不出来。

  “而且啊,Adrien,我早晚会找到你的。”她亲了亲他的耳垂:“我会全力地向你奔跑,直到追上你为止,所以请等等我。”他的泪水已经沾湿了她的紧身衣。

  他的身体开始消失,变身也开始解除。

  “回去吧,Adrien。”她吻住他的嘴唇,充斥着浅浅笑意的蓝眸他发誓这辈子都忘不掉。

——————————

  当Adrien再睁开眼,他并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瓢虫的耳钉和黑猫的戒指都带在他的身上,而他所处的地方一片苍白。

  是的,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不过他视线一扫,却看到了一身红色紧身衣的ladybug。

  “Marienatte……”他不由自主地念叨着,迈开第一步,随后越来越快,直到他抱住她。

  “Kitty?”她似乎有点惊讶。

  “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如此真实,他曾在梦中梦到过这样的场面,白茫茫的一片,而她离他不远,他却怎么也碰不到她。

  “你知道你不属于这里的。”她轻轻拍了拍他不断发抖的身体。

  “不,我是属于这里的,你在这里,我是属于这里的。”他拼命摇头,自欺欺人。

  “Kitty,你回到过去,什么都没有改变,所以你不属于这里。”她依然很平静:“你马上就要回去了。”

  “不,你不知道,我快崩溃了——我是说,没有了你,我真的无法接受!”他的声音颤抖:“所以让我留下来吧!”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抱住了他。

  他最终还是渐渐消失了,眼前一黑,又回到了他的房间,Tikky和Plagg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刚才……那是什么……”他把头埋在臂弯里。

  “可能是因为力量太强大产生的时空错乱,又创造出了新的时空,而Marienatte正好也进去了那里,所以你在进去的时候看到了她,但是……”Tikky开始讲解,但是语气里充斥着疑惑。

  “那只是你的记忆,是你的梦。”Plagg突然打断了她:“那个小姑娘也说过,她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她会来找你的。”

  “所以她……刚才的她……只是我记忆中的人吗……”他双眼失焦。

  没有了回答。

  他起身,拉开窗帘,阳光照在戒指上映出闪闪的光芒。

  他会带着她的希望好好活下去,在没有她的世界活下去。

  但是他会一直等她,直到她找到他为止。


【真遥】不露声色

  *真琴大天使生日快乐!

  *第一篇真遥文,今天大天使生日就不发刀子了,是小甜饼。

  *人物可能ooc,望谅解

  七濑遥难得起了个大早。

  他在橘真琴来之前,就已经收拾好自己,也没有泡在浴缸里,这让橘真琴非常惊讶。

  “小遥……”橘真琴欲言又止,不过被七濑遥冷冷地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话,目光从对方的眼睛上落到了眼前的料理上:“没什么啦。”

  七濑遥转过身去,无奈地摸摸自己的鼻子,有这么可怕吗,似乎搞砸了。

  待到两人要离开七濑遥家时,天已经大亮。

  “小遥——不能这样就出去啦”橘真琴微微皱着眉头,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好好地替七濑遥围上,边围还边念叨:“真是的,冻感冒了怎么办。”

  “真琴你好烦。”七濑遥将半边脸埋进围巾里,闻着橘真琴围巾上带着的好闻的味道,脸颊不知是冻得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微微泛红。

  橘真琴开始讲述他知道的新奇的事,七濑遥偷偷地看他,看他祖母绿的下垂眼散出他喜欢的光,看他的鼻尖冻得通红,又把目光放回了脚下的路上,极其小声地说:“真琴的围巾好暖和。”

  不过显然橘真琴并没有听到,他微微偏头,语气中带着疑问:“怎么了小遥?”

  七濑遥的目光直视前方,嘴唇微微动了动,最后似是放弃了,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没什么,马上要到学校了。”

——————————————

  橘真琴觉得今天大家都特别奇怪。

  先不说今早看见小遥没有在浴缸里,而是穿好衣服围裙在做咖喱让他难以置信,就说今天大家的表现……太反常了吧。

  中午刚想要去找七濑遥时就发现七濑遥已经带着便当不知所踪,而到二年级找叶月渚和龙崎怜也没有人,好容易逮到了匆匆忙忙从身边经过的松冈江,却被以去厕所的借口搪塞过去。

  橘真琴眼睁睁看着松冈江急匆匆地从他身旁掠过,刚想提醒一下厕所不在这边,就看松冈江的背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橘真琴戳戳便当里的菜,郁闷地思考着今天究竟是不是他的水逆日。

  傍晚时,橘真琴照旧没有碰到游泳部里的成员,只好前往游泳部去找找他们。

——————————————

  七濑遥盘算了一下,估摸着想想真琴应该快来了,而其他成员也显然认识到了这一点。

  “小遥!小真琴他马上就要来了!快点躲起来了啦!”叶月渚活力满满地躲在柱子后面,自以为隐藏得很好。

  七濑遥瞥了他一眼,没做言语。

  龙崎怜扶扶眼镜,将叶月渚拉起来,将他推到一扇门后面:“遥前辈,我先带渚去做准备了,真琴前辈一定会很高兴吧。”

  七濑遥目光投向门口,他似乎已经能听见那人的脚步声。

  真琴,等我。他无声地说道,转身冲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

  “有人吗?”橘真琴打开社团门时发现房间里并没有人。

  “诶?他们能去哪了呢?”正当橘真琴略有所思的出去,然后转身时,突然看见地上摆着一朵纸花。

  “刚才这里有纸花吗?”橘真琴疑惑地想,捡起纸花,突然发现花心似乎有字。

  “小真琴~顺着花朵的朝向一直向前我走哦。”字体旁画着一个可爱的动漫头像。

  橘真琴忍俊不禁,听从叶月渚的纸条向前走去,然后目光又落到了转角处的纸花上。

  “真琴前辈请继续往前走,有人在前面等你哦。”最后一个字明显是别人加上去的,橘真琴勾起嘴角,倒是十分期待起来。

  橘真琴拿着两个纸花继续往前走,看到了游泳池。

  寒冬腊月,游泳池里自然没有水,就是有,也早就冻上了,不过他却看到游泳池被填的满满的。

  淡蓝色,浅绿色,鹅黄色,深紫色和酒红色的塑料球盖上了整个游泳池,四角分别放着海豚,鲨鱼,企鹅和蝴蝶,它们包住了中间的虎鲸。

  橘真琴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然后他又在脚下捡起了一个纸花:“呦,真琴,注意一下虎鲸眼睛的朝向哦。”

  他乖巧地顺着松冈凛的提示看了过去——一个生日蛋糕静静地摆放在那里。

  他走过去,蹲下来,生日蛋糕很明显出自松冈江的手笔,裱花有点奇怪,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生日快乐,真琴。”

  他祖母绿的眼睛中泪水开始打转,突然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抬头。”

——————————————

  七濑遥看着橘真琴下意识地抬头,不禁愣了愣。

  橘真琴祖母绿的眼睛里浸满了泪水,只映着他一个人。

  他不露声色地看着他,从身后拿出一个用纸花装点的大花束。

  “生日快乐,真琴。”他的眉眼终是柔和起来,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像是每一次泳池边真琴拉起他一样拉起橘真琴。

  “生日快乐,小真琴!”“生日快乐,真琴前辈!”“生日快乐啊,真琴前辈。”“生日快乐啊,真琴。”叶月渚一个猛扑扑到了橘真琴的身上,龙崎怜似乎难忍激动,手微微颤抖着想要去扒下叶月渚,而松岗兄妹则在一旁微笑。

  “那么接下来——”叶月渚好容易是下来了,不过揩下蛋糕上的奶油,糊在了龙崎怜的眼镜上,然后将他推下泳池。

  然后有抓住松冈凛的脚腕,重心不稳的同时还把妹妹拉了下去。

  “好小子——”松冈凛露出一口鲨鱼牙,抓着块蛋糕就往叶月渚脸上砸去……

  天已经渐渐黑了,华灯初上,几人仍玩的不亦乐乎。

  七濑遥和橘真琴坐在泳池边上,眺望夜空。

  “小遥——”橘真琴突然发生,七濑遥就转过去看他:“今天……怎么说呢……真的是非常惊喜,非常感动。我本来以为大家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却没想到是这样。”他眉眼弯弯,眼睛里满是快要溢出来的温柔,他转头看七濑遥,眼镜眯了起来:“因为你们,我真的非常开心!”

  他的眼睛又转向泳池里的人,脸红扑扑地,像是十分激动地道:“我果然,最喜欢游泳,大家,和小遥了!”

  七濑遥的瞳孔微微放大,突然看见一只作乱的手将橘真琴拉去泳池,然后进行一番摧残。

  他看着橘真琴开朗的笑,又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他对着橘真琴,不露声色地做着口型:我喜欢你。

  他自己下到了泳池,从身后抱住他的虎鲸。

  我们,来日方长。

 



 


【瓢猫瓢】梦

*刀子注意

*有喜闻乐见的掉马情节

*刚入瓢圈,新人一枚,可能ooc注意

*这对好吃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 Marinette 。”他勉强从疼痛的喉咙里挤出一个沙哑的字,缓缓睁开碧绿色的眸子,呆呆地注视着天花板。

  “Adrien …”属于他的小精灵面露不常见的担忧:“还难受吗?”

  他的眼睛终于聚焦在了黑色的精灵身上,嘴角好容易抿起一个浅淡的笑意:“我很好,谢谢你,Plagg 。”



  Plagg望着他的眼睛里仍有担忧,但他什么都没有说,钻进他的被窝里。

  “别这样Adrien,你知道无论是Marinette还是ladybug都不会希望你变成这样的。”Plagg的话在他的脑海中重复着。

  “不希望又怎么样呢”他苦笑“反正她也不会回来了不是吗?”

——————————————

  Adrien一直都被Marinette深深地迷恋着,而ladybug一直都被chatnoir深深地迷恋着。

  两个人却维持着可悲的四角恋。

  不过感谢上帝,两个人终于在一次任务后掉了马甲。

  瓢虫的一只耳环被黑化者扯掉,耳垂冒出来了不少鲜红的血液,一半面具也已经完全消失。

  黑猫瞥见了瓢虫的侧脸,惊住了。

  他从未想过瓢虫是他的同班同学Marinette。

  不过事实摆在他的眼前,他一时有些雀跃——暗恋着的人竟然与他朝夕相处,他眯着眼睛笑——这怕是这段时间最能让这只小黑猫炸毛的了。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很大的弧度,看着眼前的少女匆忙带上她的耳环。

  “My lady——”他拉长音节,戒指已经不断发出能量耗尽的声音,不过他并不在意变身解除时的光:“My Marinette。”他狡黠地眨眨碧绿色的眸子。

  瓢虫的脸一下子爆红,支支吾吾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或是说的话颠三倒四,黑猫并没有听懂。

  他只知道,他亲吻了对方,然后第二天就成为了班上最后一对恋人。

——————————————

  他爬起身,挣扎着挺直自己虚弱的身躯,光着脚走到落地窗前,又近乎虚脱地滑下。

  他依靠在冰冷的窗户上目光迷离地望着夜晚也依旧繁华的巴黎,试图再次捕捉那个矫健的红色身影,却又缩回目光。

  他有点痛苦的捂住胸口,心脏仿佛被一个无形的手紧紧捏住,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对啊,反正她也不在。

——————————————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蝴蝶的能量消失,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他不禁往后退了几步,腿有些发软,差点跪坐在地上,还好被瓢虫扶住了。

  她深蓝的眸子里翻涌着担忧的情绪,她说:“Kitty,你还好吗?”

  他好容易露出了一个快要哭出来的笑,却让她更加担心他的心里状况。

  而从父亲的念叨中,他知道了父亲想要找回他的母亲。

  不得不说,有一瞬间他真的被说动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戒指上和女友小巧的耳垂上。

  她应该看到了他的目光,他也瞬间回神。

  不能这么做,太自私了。他警告自己。

——————————————

  他扶着玻璃站起来,玻璃模糊地映着他有些憔悴的脸,他也没有任何表示。

  他似乎突然点开了什么开关,步伐居然有点轻快,他踉跄地走到钢琴旁,翻开琴盖,手指在黑白色的琴键上下翻飞,弹奏着没有调子的曲子。

  手脚都冻冰了,但Adrien也没有打开空调,也没有穿上拖鞋,也没有停下弹奏,也没有披上大衣。

  他在等。在等他的lady能心疼地走过来用怀抱温暖他,嗔怪他两句。

——————————————

  Adrien其实一直都知道,Marinette可以倾尽所有去完成他想要的愿望。

  所以当她拿走他手上的戒指时,他就有点慌了。

  不过他的lady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表示马上就会还给他。

  “Adrien我保证,我一定会带回来的!”她笃定地说道。

  所以当她把温婉的母亲带回来时,无论是他还是他的父亲都愣住了。

  然后他在模糊的视线里看着他的爱人的身体慢慢消失,化为虚无,有着瓢虫能力的耳钉,掉落在他的手中,和黑猫的戒指一起。

  自从ladybug永远消失在世界上,Marinette宣布失踪那天起,Adrien就一病不起,chatnoir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因为她的离去撕心裂肺,为了能让她回来看看他故意糟蹋自己的身体,在没有温度的房间里穿着单薄的衣服尽情演奏。

  然后他如愿地看到了虚无中走出来的她。

  她眉眼间都是无奈,像对待chatnoir一般让小猫发出舒服的呼噜声,然后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地抱起他,把他放在床上,掖好被子,在他的额头上轻柔一吻。

  梦醒了,他一个人躺在床上,阳光透过落地窗进入冰冷的房间,而床边没有人,只有少许灰尘浮动在空中。

 



 


“经年痴心妄想,一朝走火入魔”
“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无你,这万水千山,渡不过也罢”
   战无不胜那句话真的戳我,非常喜欢了
   最后一句话是我壁纸的,加了一个无你,这句话我也很喜欢。@

【追凌】雪落

*新人写手,文笔不是很好见谅
*“我”是一位游人,有着阴阳眼
*ooc警告
*是个刀子
*可以→go
  1.
  今天下了一场大雪。
  天地白茫茫的一片,但是我异常喜欢这样的雪景,于是披上裘衣撑船游玩。
  途径一个小亭子,我惊讶地发现里面竟然已经有了两个人。
  一个少年坐在一个小桌子旁,身着一身金星雪浪袍,怕是仙门中人,不过这金星雪浪外竟搭了一件绣着云纹的白色裘皮外衣。
  那个眉点朱砂的少年显然也看到了我,他似乎也有些惊讶,也许是担心我在这冰天雪地中冻到,他邀请我和一杯茶。
  不大的桌子上有两盏热腾腾的茶,我坐在那少年旁边,他唤下人添了一盏茶。
  我喝了一口,顿觉暖意翻涌。
  “还不错吧?”那少年浅浅地笑了一下,甚是好看。
  “嗯。”我轻声应答。
  “公子这样的雪天在这里看雪,是有何事吗?”我笑眯眯地发问,他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我为何这样问。
  “确实有事。”他垂下眼眸:“我的伴侣他很喜欢雪景,所以我今天想来看看他喜欢的风景。”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弯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在下可否了解一二?”我顿时有了些许好奇,看了一下一旁的少年,那人安静地笑了一下。
  他似乎迟疑了一下下,然后浅笑着答道:“好。”
  2.
  “我的伴侣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他经常穿白色的衣服,看上去仙气飘飘,似乎非常靠谱,其实是一个很蠢的人。”他笑道,目光落到了遥远的山中。
  “我曾经是一个性子特别差的人,一点都不招人喜欢,我还经常吼他,但是他却总是包容我,上一秒我在对他恶语相向,下一秒他就对我温柔地笑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我自然是渐渐地喜欢上了他,后来我们就结为了伴侣。”
   “但是呢,后来你知道他竟然是我仇人家的孩子。”
  他无奈地笑了笑:“很狗血吧。”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等着这个少年继续说下去这个故事。
  “后来我就对他越来越不好了。与他吵架,虽然只是我单方面的。虽然我知道我不应该怪他,他是无辜的,但我还是这么做了。”
  “不过他似乎并不生气,而是充满了愧疚。我很快就心软了,也冷静了一下。他跟我坦白了自己的身份,我发现我还是很喜欢他,所以……”
  见他停住,我问道:“所以?”
  他怔愣了片刻,目光落回到眼前热气腾腾的茶上。
  “……所以我就和他和好了,他和我还是在一起了,现在过得很幸福。”他笑了笑。
  我沉默着听完了故事,品了最后一口茶水。
  “请问公子何许人也?”我不知为何问道,也许是对这少年有些好感吧。
  他答非所问:“兰陵人士。”
  我得到答案,虽然不尽人意,却也是作揖告别。
  临走前我看到那个少年,他面前的茶一口没动。他眉眼弯弯,对我报以一笑。
  3.
  其实故事的结局远远没有那么美好。
  金凌攥紧了手中的茶杯。
  他当时知道蓝思追是温氏之子的时候确实气昏了头,他当时就拔出岁华要求蓝思追赶紧滚出去。
  蓝思追向来不会违背金凌的意愿,他安静地走了出去,外面下着大雪,他只穿了一层单薄的白袍,佩剑和古琴都没有带,被主人放在桌子上目送着主人的离去。
  金凌一下子卸了力,坐在了床上。
  夜里狂风怒号,金凌从梦魇中惊醒,发现平常温暖的怀抱不见了,急忙去找。
  却突然想起来他似乎被他逼走了。
  而且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
  我为什么还要管那个仇人的孩子?
  金凌摇摇头,尽力忽视心中的酸楚,躺在双人床上,睡去。
  第二天,就传来了温氏重出的消息,因为有人看见了一个穿着太阳纹校服的少年。
  金凌准备一探究竟,却没想是蓝愿。
  他拔剑而出,岁华抵在蓝愿的胸口。
  “温苑!你可知罪?!”紧随而来的金家长老喝道。
  “温苑无罪,不知。”独属于少年温和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十分强硬。
  “阿凌。”他又很温柔地唤了一声,让金凌不由得猜想刚才是不是假象。
  蓝愿还是蓝愿,而不是温苑。
  但是金凌没有说什么,骨子里对温家的恨意还是被唤醒,他的岁华不住地颤抖着。
  “阿凌,你恨我吗?”他温柔地笑了笑似乎在问一个很平淡的问题。
  “自然,你可是我的仇人!”金凌努力忽视心中的不安,抿着嘴唇,倔强地说道。
  “这样吗……”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金凌差点就心软了,岁华差一点就放下了。
  “如果……”金凌刚想说点什么,嘴唇就被另一个柔软的东西堵住了,金凌的瞳孔一下子放大。
  蓝愿小心翼翼地亲吻着眼前的心上人,忽视心脏传来地阵痛和喷涌而出的鲜血,温柔着跟金凌交换了最后一个吻,充满着血腥气息的吻。
  金凌自然感受到这铁锈的味道,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到了。
  蓝愿无奈地看着发呆的金凌,伸出双手想要抱抱这个放在心上疼的人,却没了力气。
  他的阿凌以后会遇到更好的人,而不是他的仇人。
  4.
  金凌慌了。
  他根本没有想过蓝思追会真的离开他。
  蓝思追总是非常温柔,真心对每个人好,特别是他金凌。
  他们结婚当天,金凌就对蓝思追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准离开我。”
  当时蓝思追温柔地笑了:“只要阿凌不推开我,我就永远会在阿凌身边。”
  当时金凌想着怎么可能,现在的金凌想着怎么可能。
  不过当时金凌想着的是他他不可能将思追推离自己的身边,现在金凌想着的是他把蓝思追推开后,想要挽回时思追却离开了他。
  一吻作毕。
  “……温苑?”没有应答。
  “蓝思追?!”没有往日温柔的应答。
  “蓝愿?!!”没有往日那白袍少年温柔的应答。
  他失了力气,往地上瘫去,蓝思追却纹丝不动。
  他看向手中的岁华,它的剑刃深深没入蓝思追的胸口,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他的鲜血。
  金凌失神地看着蓝思追由岁华支撑的身体。他手刃了仇人,也手刃了自己的爱人。
  有什么呢?不是已经恨他入骨了吗?
  金凌不敢拔出岁华,生怕再让他受伤,松了岁华的剑柄,蓝思追的身体倒了下来,倒在了金凌的怀里。
  金凌哆嗦着手拂开蓝思追面上的碎发,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蓝思追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视线一抹温柔的微笑,就像曾经的他一样。
  这是蓝思追就给他最后的温柔。
  ——蓝思追。
  ——我在。
  ——蓝思追。
  ——我在。
  ——蓝思追。
  ————
  金凌因为自己这性子得到了蓝思追,又因为这性子失去了蓝思追。
  “蓝思追,你醒醒啊。”
  “你不是最听我话的吗?快点醒醒。”
  最后金凌还是一个人。
  5.
  我下了船,双脚终于到了地上。
  岸边有两个男人。
  一个男人穿着与亭中那位公子一样的云纹外袍。
  他身旁的黑衣男子用心疼的目光看着亭中对着空气说话的少年。
  “痴儿。”他道。
  我并不觉得如此,因为那个眉点朱砂的少年对面,一个透明的白衣少年温柔地笑着。

我的天啊……小红这么厉害的吗……杀伤力堪比巨噬细胞是我看错了嘛……我觉得小红实力护夫的梗新人小白可以尝试一下……

繁华落尽【周棋洛×你】

*第三篇文依旧贡献给了洛洛~
*玻璃渣的同时有不少糖(bu shi)
*依旧是平淡的小文章,有不少私设
*文笔很差
*能接受请继续,不能接受左转,谢谢
*食用愉快(っ╹◡╹)ノ❀
  这是周棋洛宣布重新回到娱乐圈的第二个月,微博头条仍然挂着他的名字,不过从#周棋洛回归#改为了#周棋洛新戏#。
  周棋洛在早上10点的时候才有了转醒的迹象,下意识地伸出手摸摸身边的枕头,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人躺过的痕迹。
  周棋洛翻过去,用体温温暖冰冷的床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在偌大的双人床上蜷成小小的一团。
  今天是他和他的薯片小姐和好的第二个月,也是他的薯片小姐昏迷的第二个月。
  Black swan不出意外的失败了,可谓是内忧外患。内部最强的战神Ares是对面的卧底,新来的太阳神Helios也是对面的卧底;外部有华锐总裁李泽言和实力强大的白起白夜,还有能力觉醒的Qween,他们自然失败了,被内部网外部一起突击,不仅没有得到Qween的基因,还被连根拔起。
  不过他们倒是干了一件大事——精神控制了Qween。
  这就发生他的薯片小姐至今在VIP病房中昏睡不醒的情况。
  周棋洛好容易从床上爬起来,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他准备去看看他的薯片小姐。
  夏日的阳光总是刺眼的,但是大明星还是要全副武装,把自己装成在逃通缉犯的样子,都想了一下要不要经过警察局的那条路。
  她的病房里没有人。今天并不是休息日,白起一如既往地出勤,李泽言一如既往地审批公司的文件,而许墨一如既往地在恋与大学给他的学生们授课。
  所以病房里只有他和她。
  周棋洛搬了把椅子,坐在小姑娘的旁边。小姑娘因为只能输送营养液而瘦了一圈,肤色也是惨白惨白的,但是睡的倒是非常安稳。
  “薯片小姐,”他轻唤,蔚蓝色的眼睛里有些柔情似水的海洋:“抱歉很久没有来看你啦,最近很忙的,在拍一部新戏,今天可是难得的休息日的,所以就来看你啦。”一如既往地活力满满。
  ……
  “薯片小姐你怎么瘦了那么多啊,对了这几天咱家楼下来了一家店,店里做的章鱼小丸子味道很不错,等我再休息一起去吃吧。”一如既往地吃货属性。
  ……
  “薯片小姐,下个月我有演唱会,不要惊讶为什么我刚刚回到娱乐圈就有了这么多行程。我可是周棋洛啊!!下个月演唱会,我已经让远哥给你留票了,是非常好的位置哦。你可一定要来哦。”一如既往地为她留票。
  一如既往地安静。
“薯片小姐,快点醒过来吧,洛洛想你了。”
他轻抚过女孩的脸庞,被金发挡住的眼睛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周棋洛再次来到医院,是演唱会的前一天。
  “薯片小姐!!”他“哐”的一下打开门,不出意料地看见了围在病床旁三个男人惊异的眼神。
  “薯片小姐……”他的目光锁定在病床上的人上,小姑娘终于舍得睁开双眼,她十分茫然,眼睛全然没有聚焦,直到跌入蔚蓝色的海洋中才稍微缩了缩。
  “唔……洛洛。”她的声音有一点点沙哑,吐出字似乎十分吃力。
  “嗯嗯,薯片小姐,我在这里。”周棋洛自然地拨开三个男人,握住小姑娘冰冷的手。
  三个男人离开了病房,整个病房只剩下他和她。
  “薯片小姐,我想你了。”他温暖的手包裹住她冰凉的手。
  “嗯……没事啦,我已经好了哦。”小姑娘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奇奇怪怪的微笑。
  “嗯。”他轻轻地抱住小姑娘瘦削的身体。
  “请问薯片小姐,”他凑在她的耳边说道:“你明天愿意和超级英雄拯救世界吗?”一如既往地笑意盈盈。
  “当然。”小姑娘笑了笑。
  今天的阳光意外的令人舒适。
——————分割线———————————
悠然的主治医生:嗯已经没事了,不过因为昏迷了三个月,肌肉无力,需要进行一些恢复治疗。
小奶狗:那她明天可不可以出去啊?
悠然的主治医生:你觉得呢?
悠然:没事啦洛洛,我可以看你这直播的。
小奶狗:可是我想让薯片小姐去看我的演唱会嘛
悠然:下次好不好,反正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了,错过一次演唱会而已。以后你的演唱会我都会来的。
小奶狗:真的?!
悠然:真的。


 

暖阳【周棋洛×你】

*第二篇啦
*被虐哭了照旧十分平淡的小甜饼
*人物可能崩坏,场景可能崩坏
*能接受请继续,不能接受左转谢谢@
  我在周棋洛温暖的怀抱中苏醒,小太阳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像是要醒了的样子。
  我看了看放在床头的手机,中午12点。
  “洛洛?起来了,已经很晚了。”我扶额,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昨晚就不应该陪这个家伙打游戏。
  “唔……”小太阳眼睛都没睁,直接将毛茸茸的头埋进我的胸口,手紧紧搂着我的腰,大有一种这一天都不起来的架子。
  “好啦,起床了,虽然今天没有工作,但是也不能一直在床上待着吧,我可还记得某人说下次注意要带我去一个神秘地方啊。”我推推那个金黄色的脑袋。
  “薯片小姐……可是我还想睡觉怎么办……”小太阳显然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但已经慢慢起身,虽然还是紧紧搂着我不放。
  “那今天晚上早点睡好不好?”我摸摸他软软的头发,金黄色的,是太阳的颜色。
  “……那我要薯片小姐做饭。”
  “可以哒,不过洛洛先松手好不好,薯片小姐要去给超级英雄做饭啦。”我亲亲小太阳的脸颊。
  “……嗯。”
  好容易把小太阳折腾起来了,然而当出门时,也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直到坐在大巴车上,我都不知道周棋洛是什么想法。
  “洛洛,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我问道。
  “嘿嘿,等会薯片小姐就知道啦。”小太阳笑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像个大金毛一样。
  一股暖流流过我的心房,自家先生永远都像这样的令人喜欢,让人感受到温暖。
  难道那该死的绝对吸引力对我也起作用了吗?
  我笑着摇摇头,面对小太阳有点惊奇的目光,收回自己荒唐的想法。
  小太阳带我到那个地方时,夜幕已经降临了。
  “所以……为什么是这里?”我轻轻地抚摸斑驳的树皮。
  这里是恋与市赏樱最好的地方,我曾经我在这里发现了个凉亭,然后遇到了那个跑出来的周棋洛。
  “因为……”小太阳挠挠头,“因为……薯片小姐不是很喜欢星星的嘛,我听说这个地方观星很好,所以……”
  “虽然我没有那个警官一样可以飞的能力,不能带你去看更好看的星空……”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像一只楚楚可怜的大金毛。
  我噗嗤地笑出声。
  他一脸惊奇地看着我。
  “洛洛,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如你所说,我很喜欢星星。”我摸摸他的头发,轻声道:“虽然学长可以控制风带我飞起来,让我离那片星空更近,但是。看星星不仅仅是看那美丽的景色,更重要的是和谁一起看啊。”
  他湛蓝的瞳孔有点紧缩。
  “但是,我现在身边有着一个可以温暖一切的小太阳,所以星星不看也罢。”我笑意盈盈地看着那张怔愣的脸,继续道:“我喜欢这个小太阳。”
  “我喜欢你。”我轻轻吻上他的眼睑。
 

尽头【周棋洛×你】

*这里新人阿薯,第一次发文请多指教
*小学生文笔,平淡的小短文
*被新剧情虐哭系列,缓一缓
*十分ooc了,不要介意
*能接受→往下看 
不能接受→左上@
  周棋洛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九点了,身旁的小姑娘已经离开了很久。
  他揉揉太阳穴,头很疼,宿醉让他十分难受。
  他掀开被子,来到客厅,不出意外地看见了客厅桌上摆放的醒酒汤和压在下面的小纸条。
  他打开小纸条,看见上面熟悉的字迹,嘴角弯起了个迷人的弧度。
  周棋洛很喜欢薯片小姐的字,她的字很潇洒,竖总是很长,而撇总是会弯一下,龙飞凤舞的,正如其人。
  “洛洛早上好!我去上班了,你起来后把醒酒汤喝了哦!”后面还跟了一个可爱的颜文字。
  周棋洛端起醒酒汤一饮而尽,随后窝在了沙发上,啃着薯片,打着游戏,等待着钥匙转动的声音。
  中午十二点一到,门口不出所料的发出了钥匙转动钥匙孔的声音。周棋洛从沙发上一跃而下,站在门口等待他的薯片小姐进门。
  “我回来啦!”她的声音刚刚响起就被一个大金毛打断了。
  “薯片小姐你回来啦!”周棋洛湛蓝的瞳孔亮晶晶的,“有没有给超级英雄带好吃的啊!”
  “你就知道吃!”悠然放下钥匙进门,满意地看到了放在客厅桌上的醒酒汤,然后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布丁。
  “今天路过souvenir发现居然开门了,就给你带了个布丁回来,”悠然将布丁递给周棋洛,不意外地看到了周棋洛发光的眼睛。
  “哇!谢谢薯片小姐!果然薯片小姐对我最好啦!”周棋洛接过布丁,一把将悠然抱进怀里,然后“扑通”一声倒在柔软的沙发里。
  “还难受吗?”悠然轻轻地按按周棋洛的太阳穴。
  “不难受了!!”周棋洛像只大金毛一样,蹭蹭悠然的手,笑眯眯的。
  “那就好,饭在冰箱里你饿了就吃,我等会要回去上班,你在家里老老实实的休息,那里都不许去,知道了吗?”悠然点点他的鼻尖,语气略带威胁。
  “嗯嗯!”他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那我走啦,以后不准喝那么多酒,经纪人把你从酒吧里扛出来费了好大力气!不准因为事业就喝那么多酒了以后!”她似乎有点生气。
  “嗯嗯。”他依旧一副乖巧的样子,目送悠然离开。
  钥匙孔转动的声音后,整个房间又重新归于安静。
  周棋洛再次瘫倒了沙发上,将布丁打开,放进嘴里,甜甜的气息弥漫在口腔中,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他的薯片小姐。
  于是周棋洛又在等待他的薯片小姐回来。
  傍晚,女孩忙碌了一天,一进家门就瘫在了恋人的怀里。
  “今天很忙吗?薯片小姐。”他轻声问道。
  “啊啊。但是一看到家里这只小奶狗,整个人都精神了呢。”她抚上他的脸颊,笑眯眯地说。
  “那么薯片小姐,你睡一会儿吧,超级英雄陪着你,会给你驱散所有的烦恼的!”周棋洛信誓旦旦地道,大手握住她的手,两个黑色的戒指交相辉映。
  “嗯……”许是真的累了,悠然很快就睡着了,周棋洛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看着他的薯片小姐悠然的睡颜,数着微微颤抖的睫毛。
  他俯下身,嘴唇靠近女孩的眼睑,想要落下一吻。
  “Helios,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还喝了这么多酒?”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将他唤醒,眼中满是嘲讽。
  “我的事,用得着你管!”他的嘴角咧开一个讥讽的笑,忽视宿醉带来的疼痛,站起身。
  “我只是来提醒你,你别忘了你是BLACK SWAN的人!”女子留下一句话离开了。
  周棋洛站在办公桌边,碰了碰自己的嘴角。
  “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就可以亲吻上他的薯片小姐了。
  回想起小姑娘将金色小弯刀扎进那个人胸膛是眼中的无助和愤怒以及得知自己身份却也得知自己要被他删除记忆时的不可置信,他的心就不由得地抽痛。
  “再忍耐一下,薯片小姐。”他仰望天空已经刺眼的太阳“我们马上就会回到曾经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