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祁

【追凌】雪落

*新人写手,文笔不是很好见谅
*“我”是一位游人,有着阴阳眼
*ooc警告
*是个刀子
*可以→go
  1.
  今天下了一场大雪。
  天地白茫茫的一片,但是我异常喜欢这样的雪景,于是披上裘衣撑船游玩。
  途径一个小亭子,我惊讶地发现里面竟然已经有了两个人。
  一个少年坐在一个小桌子旁,身着一身金星雪浪袍,怕是仙门中人,不过这金星雪浪外竟搭了一件绣着云纹的白色裘皮外衣。
  那个眉点朱砂的少年显然也看到了我,他似乎也有些惊讶,也许是担心我在这冰天雪地中冻到,他邀请我和一杯茶。
  不大的桌子上有两盏热腾腾的茶,我坐在那少年旁边,他唤下人添了一盏茶。
  我喝了一口,顿觉暖意翻涌。
  “还不错吧?”那少年浅浅地笑了一下,甚是好看。
  “嗯。”我轻声应答。
  “公子这样的雪天在这里看雪,是有何事吗?”我笑眯眯地发问,他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我为何这样问。
  “确实有事。”他垂下眼眸:“我的伴侣他很喜欢雪景,所以我今天想来看看他喜欢的风景。”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弯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在下可否了解一二?”我顿时有了些许好奇,看了一下一旁的少年,那人安静地笑了一下。
  他似乎迟疑了一下下,然后浅笑着答道:“好。”
  2.
  “我的伴侣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他经常穿白色的衣服,看上去仙气飘飘,似乎非常靠谱,其实是一个很蠢的人。”他笑道,目光落到了遥远的山中。
  “我曾经是一个性子特别差的人,一点都不招人喜欢,我还经常吼他,但是他却总是包容我,上一秒我在对他恶语相向,下一秒他就对我温柔地笑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我自然是渐渐地喜欢上了他,后来我们就结为了伴侣。”
   “但是呢,后来你知道他竟然是我仇人家的孩子。”
  他无奈地笑了笑:“很狗血吧。”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等着这个少年继续说下去这个故事。
  “后来我就对他越来越不好了。与他吵架,虽然只是我单方面的。虽然我知道我不应该怪他,他是无辜的,但我还是这么做了。”
  “不过他似乎并不生气,而是充满了愧疚。我很快就心软了,也冷静了一下。他跟我坦白了自己的身份,我发现我还是很喜欢他,所以……”
  见他停住,我问道:“所以?”
  他怔愣了片刻,目光落回到眼前热气腾腾的茶上。
  “……所以我就和他和好了,他和我还是在一起了,现在过得很幸福。”他笑了笑。
  我沉默着听完了故事,品了最后一口茶水。
  “请问公子何许人也?”我不知为何问道,也许是对这少年有些好感吧。
  他答非所问:“兰陵人士。”
  我得到答案,虽然不尽人意,却也是作揖告别。
  临走前我看到那个少年,他面前的茶一口没动。他眉眼弯弯,对我报以一笑。
  3.
  其实故事的结局远远没有那么美好。
  金凌攥紧了手中的茶杯。
  他当时知道蓝思追是温氏之子的时候确实气昏了头,他当时就拔出岁华要求蓝思追赶紧滚出去。
  蓝思追向来不会违背金凌的意愿,他安静地走了出去,外面下着大雪,他只穿了一层单薄的白袍,佩剑和古琴都没有带,被主人放在桌子上目送着主人的离去。
  金凌一下子卸了力,坐在了床上。
  夜里狂风怒号,金凌从梦魇中惊醒,发现平常温暖的怀抱不见了,急忙去找。
  却突然想起来他似乎被他逼走了。
  而且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
  我为什么还要管那个仇人的孩子?
  金凌摇摇头,尽力忽视心中的酸楚,躺在双人床上,睡去。
  第二天,就传来了温氏重出的消息,因为有人看见了一个穿着太阳纹校服的少年。
  金凌准备一探究竟,却没想是蓝愿。
  他拔剑而出,岁华抵在蓝愿的胸口。
  “温苑!你可知罪?!”紧随而来的金家长老喝道。
  “温苑无罪,不知。”独属于少年温和的声音响起,他的声音十分强硬。
  “阿凌。”他又很温柔地唤了一声,让金凌不由得猜想刚才是不是假象。
  蓝愿还是蓝愿,而不是温苑。
  但是金凌没有说什么,骨子里对温家的恨意还是被唤醒,他的岁华不住地颤抖着。
  “阿凌,你恨我吗?”他温柔地笑了笑似乎在问一个很平淡的问题。
  “自然,你可是我的仇人!”金凌努力忽视心中的不安,抿着嘴唇,倔强地说道。
  “这样吗……”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金凌差点就心软了,岁华差一点就放下了。
  “如果……”金凌刚想说点什么,嘴唇就被另一个柔软的东西堵住了,金凌的瞳孔一下子放大。
  蓝愿小心翼翼地亲吻着眼前的心上人,忽视心脏传来地阵痛和喷涌而出的鲜血,温柔着跟金凌交换了最后一个吻,充满着血腥气息的吻。
  金凌自然感受到这铁锈的味道,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到了。
  蓝愿无奈地看着发呆的金凌,伸出双手想要抱抱这个放在心上疼的人,却没了力气。
  他的阿凌以后会遇到更好的人,而不是他的仇人。
  4.
  金凌慌了。
  他根本没有想过蓝思追会真的离开他。
  蓝思追总是非常温柔,真心对每个人好,特别是他金凌。
  他们结婚当天,金凌就对蓝思追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准离开我。”
  当时蓝思追温柔地笑了:“只要阿凌不推开我,我就永远会在阿凌身边。”
  当时金凌想着怎么可能,现在的金凌想着怎么可能。
  不过当时金凌想着的是他他不可能将思追推离自己的身边,现在金凌想着的是他把蓝思追推开后,想要挽回时思追却离开了他。
  一吻作毕。
  “……温苑?”没有应答。
  “蓝思追?!”没有往日温柔的应答。
  “蓝愿?!!”没有往日那白袍少年温柔的应答。
  他失了力气,往地上瘫去,蓝思追却纹丝不动。
  他看向手中的岁华,它的剑刃深深没入蓝思追的胸口,自己的手上也沾满了他的鲜血。
  金凌失神地看着蓝思追由岁华支撑的身体。他手刃了仇人,也手刃了自己的爱人。
  有什么呢?不是已经恨他入骨了吗?
  金凌不敢拔出岁华,生怕再让他受伤,松了岁华的剑柄,蓝思追的身体倒了下来,倒在了金凌的怀里。
  金凌哆嗦着手拂开蓝思追面上的碎发,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蓝思追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视线一抹温柔的微笑,就像曾经的他一样。
  这是蓝思追就给他最后的温柔。
  ——蓝思追。
  ——我在。
  ——蓝思追。
  ——我在。
  ——蓝思追。
  ————
  金凌因为自己这性子得到了蓝思追,又因为这性子失去了蓝思追。
  “蓝思追,你醒醒啊。”
  “你不是最听我话的吗?快点醒醒。”
  最后金凌还是一个人。
  5.
  我下了船,双脚终于到了地上。
  岸边有两个男人。
  一个男人穿着与亭中那位公子一样的云纹外袍。
  他身旁的黑衣男子用心疼的目光看着亭中对着空气说话的少年。
  “痴儿。”他道。
  我并不觉得如此,因为那个眉点朱砂的少年对面,一个透明的白衣少年温柔地笑着。

我的天啊……小红这么厉害的吗……杀伤力堪比巨噬细胞是我看错了嘛……我觉得小红实力护夫的梗新人小白可以尝试一下……

繁华落尽【周棋洛×你】

*第三篇文依旧贡献给了洛洛~
*玻璃渣的同时有不少糖(bu shi)
*依旧是平淡的小文章,有不少私设
*文笔很差
*能接受请继续,不能接受左转,谢谢
*食用愉快(っ╹◡╹)ノ❀
  这是周棋洛宣布重新回到娱乐圈的第二个月,微博头条仍然挂着他的名字,不过从#周棋洛回归#改为了#周棋洛新戏#。
  周棋洛在早上10点的时候才有了转醒的迹象,下意识地伸出手摸摸身边的枕头,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人躺过的痕迹。
  周棋洛翻过去,用体温温暖冰冷的床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在偌大的双人床上蜷成小小的一团。
  今天是他和他的薯片小姐和好的第二个月,也是他的薯片小姐昏迷的第二个月。
  Black swan不出意外的失败了,可谓是内忧外患。内部最强的战神Ares是对面的卧底,新来的太阳神Helios也是对面的卧底;外部有华锐总裁李泽言和实力强大的白起白夜,还有能力觉醒的Qween,他们自然失败了,被内部网外部一起突击,不仅没有得到Qween的基因,还被连根拔起。
  不过他们倒是干了一件大事——精神控制了Qween。
  这就发生他的薯片小姐至今在VIP病房中昏睡不醒的情况。
  周棋洛好容易从床上爬起来,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他准备去看看他的薯片小姐。
  夏日的阳光总是刺眼的,但是大明星还是要全副武装,把自己装成在逃通缉犯的样子,都想了一下要不要经过警察局的那条路。
  她的病房里没有人。今天并不是休息日,白起一如既往地出勤,李泽言一如既往地审批公司的文件,而许墨一如既往地在恋与大学给他的学生们授课。
  所以病房里只有他和她。
  周棋洛搬了把椅子,坐在小姑娘的旁边。小姑娘因为只能输送营养液而瘦了一圈,肤色也是惨白惨白的,但是睡的倒是非常安稳。
  “薯片小姐,”他轻唤,蔚蓝色的眼睛里有些柔情似水的海洋:“抱歉很久没有来看你啦,最近很忙的,在拍一部新戏,今天可是难得的休息日的,所以就来看你啦。”一如既往地活力满满。
  ……
  “薯片小姐你怎么瘦了那么多啊,对了这几天咱家楼下来了一家店,店里做的章鱼小丸子味道很不错,等我再休息一起去吃吧。”一如既往地吃货属性。
  ……
  “薯片小姐,下个月我有演唱会,不要惊讶为什么我刚刚回到娱乐圈就有了这么多行程。我可是周棋洛啊!!下个月演唱会,我已经让远哥给你留票了,是非常好的位置哦。你可一定要来哦。”一如既往地为她留票。
  一如既往地安静。
“薯片小姐,快点醒过来吧,洛洛想你了。”
他轻抚过女孩的脸庞,被金发挡住的眼睛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周棋洛再次来到医院,是演唱会的前一天。
  “薯片小姐!!”他“哐”的一下打开门,不出意料地看见了围在病床旁三个男人惊异的眼神。
  “薯片小姐……”他的目光锁定在病床上的人上,小姑娘终于舍得睁开双眼,她十分茫然,眼睛全然没有聚焦,直到跌入蔚蓝色的海洋中才稍微缩了缩。
  “唔……洛洛。”她的声音有一点点沙哑,吐出字似乎十分吃力。
  “嗯嗯,薯片小姐,我在这里。”周棋洛自然地拨开三个男人,握住小姑娘冰冷的手。
  三个男人离开了病房,整个病房只剩下他和她。
  “薯片小姐,我想你了。”他温暖的手包裹住她冰凉的手。
  “嗯……没事啦,我已经好了哦。”小姑娘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奇奇怪怪的微笑。
  “嗯。”他轻轻地抱住小姑娘瘦削的身体。
  “请问薯片小姐,”他凑在她的耳边说道:“你明天愿意和超级英雄拯救世界吗?”一如既往地笑意盈盈。
  “当然。”小姑娘笑了笑。
  今天的阳光意外的令人舒适。
——————分割线———————————
悠然的主治医生:嗯已经没事了,不过因为昏迷了三个月,肌肉无力,需要进行一些恢复治疗。
小奶狗:那她明天可不可以出去啊?
悠然的主治医生:你觉得呢?
悠然:没事啦洛洛,我可以看你这直播的。
小奶狗:可是我想让薯片小姐去看我的演唱会嘛
悠然:下次好不好,反正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了,错过一次演唱会而已。以后你的演唱会我都会来的。
小奶狗:真的?!
悠然:真的。


 

暖阳【周棋洛×你】

*第二篇啦
*被虐哭了照旧十分平淡的小甜饼
*人物可能崩坏,场景可能崩坏
*能接受请继续,不能接受左转谢谢@
  我在周棋洛温暖的怀抱中苏醒,小太阳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像是要醒了的样子。
  我看了看放在床头的手机,中午12点。
  “洛洛?起来了,已经很晚了。”我扶额,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昨晚就不应该陪这个家伙打游戏。
  “唔……”小太阳眼睛都没睁,直接将毛茸茸的头埋进我的胸口,手紧紧搂着我的腰,大有一种这一天都不起来的架子。
  “好啦,起床了,虽然今天没有工作,但是也不能一直在床上待着吧,我可还记得某人说下次注意要带我去一个神秘地方啊。”我推推那个金黄色的脑袋。
  “薯片小姐……可是我还想睡觉怎么办……”小太阳显然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但已经慢慢起身,虽然还是紧紧搂着我不放。
  “那今天晚上早点睡好不好?”我摸摸他软软的头发,金黄色的,是太阳的颜色。
  “……那我要薯片小姐做饭。”
  “可以哒,不过洛洛先松手好不好,薯片小姐要去给超级英雄做饭啦。”我亲亲小太阳的脸颊。
  “……嗯。”
  好容易把小太阳折腾起来了,然而当出门时,也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直到坐在大巴车上,我都不知道周棋洛是什么想法。
  “洛洛,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我问道。
  “嘿嘿,等会薯片小姐就知道啦。”小太阳笑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像个大金毛一样。
  一股暖流流过我的心房,自家先生永远都像这样的令人喜欢,让人感受到温暖。
  难道那该死的绝对吸引力对我也起作用了吗?
  我笑着摇摇头,面对小太阳有点惊奇的目光,收回自己荒唐的想法。
  小太阳带我到那个地方时,夜幕已经降临了。
  “所以……为什么是这里?”我轻轻地抚摸斑驳的树皮。
  这里是恋与市赏樱最好的地方,我曾经我在这里发现了个凉亭,然后遇到了那个跑出来的周棋洛。
  “因为……”小太阳挠挠头,“因为……薯片小姐不是很喜欢星星的嘛,我听说这个地方观星很好,所以……”
  “虽然我没有那个警官一样可以飞的能力,不能带你去看更好看的星空……”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像一只楚楚可怜的大金毛。
  我噗嗤地笑出声。
  他一脸惊奇地看着我。
  “洛洛,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如你所说,我很喜欢星星。”我摸摸他的头发,轻声道:“虽然学长可以控制风带我飞起来,让我离那片星空更近,但是。看星星不仅仅是看那美丽的景色,更重要的是和谁一起看啊。”
  他湛蓝的瞳孔有点紧缩。
  “但是,我现在身边有着一个可以温暖一切的小太阳,所以星星不看也罢。”我笑意盈盈地看着那张怔愣的脸,继续道:“我喜欢这个小太阳。”
  “我喜欢你。”我轻轻吻上他的眼睑。
 

尽头【周棋洛×你】

*这里新人阿薯,第一次发文请多指教
*小学生文笔,平淡的小短文
*被新剧情虐哭系列,缓一缓
*十分ooc了,不要介意
*能接受→往下看 
不能接受→左上@
  周棋洛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九点了,身旁的小姑娘已经离开了很久。
  他揉揉太阳穴,头很疼,宿醉让他十分难受。
  他掀开被子,来到客厅,不出意外地看见了客厅桌上摆放的醒酒汤和压在下面的小纸条。
  他打开小纸条,看见上面熟悉的字迹,嘴角弯起了个迷人的弧度。
  周棋洛很喜欢薯片小姐的字,她的字很潇洒,竖总是很长,而撇总是会弯一下,龙飞凤舞的,正如其人。
  “洛洛早上好!我去上班了,你起来后把醒酒汤喝了哦!”后面还跟了一个可爱的颜文字。
  周棋洛端起醒酒汤一饮而尽,随后窝在了沙发上,啃着薯片,打着游戏,等待着钥匙转动的声音。
  中午十二点一到,门口不出所料的发出了钥匙转动钥匙孔的声音。周棋洛从沙发上一跃而下,站在门口等待他的薯片小姐进门。
  “我回来啦!”她的声音刚刚响起就被一个大金毛打断了。
  “薯片小姐你回来啦!”周棋洛湛蓝的瞳孔亮晶晶的,“有没有给超级英雄带好吃的啊!”
  “你就知道吃!”悠然放下钥匙进门,满意地看到了放在客厅桌上的醒酒汤,然后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布丁。
  “今天路过souvenir发现居然开门了,就给你带了个布丁回来,”悠然将布丁递给周棋洛,不意外地看到了周棋洛发光的眼睛。
  “哇!谢谢薯片小姐!果然薯片小姐对我最好啦!”周棋洛接过布丁,一把将悠然抱进怀里,然后“扑通”一声倒在柔软的沙发里。
  “还难受吗?”悠然轻轻地按按周棋洛的太阳穴。
  “不难受了!!”周棋洛像只大金毛一样,蹭蹭悠然的手,笑眯眯的。
  “那就好,饭在冰箱里你饿了就吃,我等会要回去上班,你在家里老老实实的休息,那里都不许去,知道了吗?”悠然点点他的鼻尖,语气略带威胁。
  “嗯嗯!”他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那我走啦,以后不准喝那么多酒,经纪人把你从酒吧里扛出来费了好大力气!不准因为事业就喝那么多酒了以后!”她似乎有点生气。
  “嗯嗯。”他依旧一副乖巧的样子,目送悠然离开。
  钥匙孔转动的声音后,整个房间又重新归于安静。
  周棋洛再次瘫倒了沙发上,将布丁打开,放进嘴里,甜甜的气息弥漫在口腔中,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他的薯片小姐。
  于是周棋洛又在等待他的薯片小姐回来。
  傍晚,女孩忙碌了一天,一进家门就瘫在了恋人的怀里。
  “今天很忙吗?薯片小姐。”他轻声问道。
  “啊啊。但是一看到家里这只小奶狗,整个人都精神了呢。”她抚上他的脸颊,笑眯眯地说。
  “那么薯片小姐,你睡一会儿吧,超级英雄陪着你,会给你驱散所有的烦恼的!”周棋洛信誓旦旦地道,大手握住她的手,两个黑色的戒指交相辉映。
  “嗯……”许是真的累了,悠然很快就睡着了,周棋洛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看着他的薯片小姐悠然的睡颜,数着微微颤抖的睫毛。
  他俯下身,嘴唇靠近女孩的眼睑,想要落下一吻。
  “Helios,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还喝了这么多酒?”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将他唤醒,眼中满是嘲讽。
  “我的事,用得着你管!”他的嘴角咧开一个讥讽的笑,忽视宿醉带来的疼痛,站起身。
  “我只是来提醒你,你别忘了你是BLACK SWAN的人!”女子留下一句话离开了。
  周棋洛站在办公桌边,碰了碰自己的嘴角。
  “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就可以亲吻上他的薯片小姐了。
  回想起小姑娘将金色小弯刀扎进那个人胸膛是眼中的无助和愤怒以及得知自己身份却也得知自己要被他删除记忆时的不可置信,他的心就不由得地抽痛。
  “再忍耐一下,薯片小姐。”他仰望天空已经刺眼的太阳“我们马上就会回到曾经的日子了。”

我可能约不到向阳了……这几天没有票房,我现在就有20个碎片……还有25次次数……怎么办啊……昨天晚上愁的睡不着,各位阿薯看看还能补救吗?

【你指尖跃动的电光是我此生不变的信仰】5月2号,美琴生日快乐!!

今天大连的风很大……白起你怎么了……